千亿国际娱乐手机官网

第八百八十一章:破城

    而今,总算有了一个结果。

    其实无论是什么结果都好,对于长安的百姓而言,只要能安心过日子便可,其他的事情,好似真的不重要。

    不过因为有了好消息,所以长安各坊,顿时又恢复了秩序,本忐忑不安的百姓心里也是踏实了,从原先的躲在家里不敢出,现在已经纷纷出来透气了。

    原先的城门,一直紧闭,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现在,朱雀门却已先开了,允许商贾们出入城中。

    朱雀门的守备总算是清闲了许多,忍不住在这城门楼子里,命人温了一壶酒,就着两个小菜,惬意的吃了起来。

    前几日因为紧张,所以身为守备,他不敢大意,何况上头盯得紧,虽有酒瘾,却还是拼命忍着,几日没饮酒,他是感觉非常难受,而今放肆起来,便也顾不得许多,便开始畅饮。

    到了正午,似乎依旧是太平无事,大家倒是都急着等捷报传来。

    按道理这捷报也应该来了。

    只是刚刚用过了午饭,守备摇摇晃晃的带着几个亲兵本欲在城楼上巡守一番,这时,却听有人支支吾吾的道:“大人……大人……那是……那是什么?”

    远处,竟见有浩浩荡荡的人马快速而来。

    守备眯着眼,看不真切,眉头深深一皱,禁不住道:“莫非是王都督班师回朝了吗?可是为何,此前没有快马来报?”

    这城外风尘滚滚,守备越看,越觉得不太对劲,若是班师回朝,怎么没有人先通知自己?

    他思索了一番,心咯噔的跳了一下,忙是下令道:“好生戒备。”

    陈凯之已经到了。

    在经历了鏖战之后,三千五百勇士营,几乎是一路疾行。

    所有的将士,不眠不歇,虽然那里自长安不过数十里,可数十里的急行军,依旧是一件极消耗体力的事。

    而现在,勇士营平时高强度的操练,此刻却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

    即便是那些朝长安逃窜的败兵,起初虽是健步如飞,可很快发现,只跑了不过七八里,便已是气喘吁吁,累的成了一滩烂泥,可他们很快发现,后头的‘追兵’竟还在前进,死死的咬着他们,他们心里生出绝望,却很快发现,这些‘追兵’压根就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直接奔着长安方向疾行。

    三个时辰,在三个时辰之后,一个个浑身已是大汗淋漓的勇士营将士抵达了长安城外。

    “准备!”陈凯之对身边气喘吁吁,已是体力耗尽的将士们下达命令:“随时准备强攻,现在……入城!”

    准备强攻,就意味着暂时还不需强攻,陈凯之体力极好,毕竟习得了《文昌图》,他依旧健步如飞的到了最前,死死按着腰间的剑柄,这已是最后一步之遥了。

    只要将那陈艳义活捉,这场战役便结束了。

    城中,已有一斥候飞马来想要一探究竟,他们看着勇士营这‘奇装异服’的模样,竟是一愣,显然,这并非是关中的军马,可……这些人是从何而来的呢?

    斥候只在稍稍驻马的功夫,火铳声响了。

    啪……

    斥候直接落马,身后的几个斥候一见到动静,忙是调拨马头,便想逃回城中去,口里惊恐的大叫:“敌袭,敌袭。”

    城楼上的守备打了个寒颤,那惊恐的敌袭声令他打了个寒颤。

    敌袭……

    哪里来的敌人……

    王都督呢?

    关中军呢?

    不是说已经胜利了,哪里的敌人?

    一瞬间,他似乎已明白了什么,于是面如死灰。

    一支孤军,竟可以到达长安,唯一的可能就是,王都督的军马已经覆没,而王都督带去的可是两万精兵,就在前日的时候,守备亲自看着他们自朱雀门出城,浩浩荡荡,何其雄壮,何其神气,可是转眼之间……就没了。

    那么……

    他下意识的大喊道:“关……关城门,快,快……入城报警。”

    城楼上顿时已是人仰马翻,个个惊恐不安的守兵忙是要下城楼去收起吊桥和关了城门。

    “弓手……弓手,立即命步弓手上城墙,快快!”守备倒还尽责,此时所有的醉意,俱都已醒了,他已吓出了一身冷汗,整个人都蒙住了。

    而在此时,他看到,城楼下,有人在飞快的狂奔,不,理论上,是数十匹战马,飞快的朝着朱雀门冲刺而来。

    守备大惊,喊出声来:“快,取弓箭,预备射马。”

    可一切都来的太突然,步弓手还在城下歇着。

    十几匹战马,上头的勇士营斥候穿着的,乃是飞鱼峰里特殊打制的鳞甲,这等鳞甲乃精钢打制,对弓箭的防御最是有效。

    他们手上竟是没有任何的武器,只是腰间各挂着七八枚手雷。

    他们一路狂奔,此时城上已零零落落开始有箭矢射落下来,可他们不以为意,直到越过了吊桥,便见数十个守兵,正奋力的推动着厚重的城门。

    一个勇士营斥候已毫不犹豫,扯开了手弹的引信,随即将手弹直接投入大门的缝隙之中。

    下一刻,轰隆……

    地动山摇。

    尤其是城墙上的守兵,顿感整个城门楼子仿佛都在摇晃一般,他们扶着女墙,战战兢兢,头上无数砂石扬起,顿时灰头土脸。

    守备已是震撼到了极点,而在城门处,长安城厚重的城墙,固然是巍然不动,即便是那青铜包裹的巨大城门,倒也没有太大的损伤。

    长安绝非是寻常的城市,这里作为西都,城市的规格极高,单单城墙,便有十丈之后,城墙上,可以并列行三五辆车马,即便是城门,也绝不是寻常的火药能够毁坏。

    可那些预备关门的守兵,却是顿时被手弹炸了个鲜血淋漓,个个魂飞胆破的,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所见的,这是什么武器,竟是这么厉害。

    接着,第二枚、第三枚、第四枚手弹纷纷的飞出,飞入门洞。

    这城门门洞,瞬间变成了人间地狱,幸存的守兵,忙是后退,再不敢靠近城门。

    而此时,后头的勇士营,已是开到了。

    守备在城楼上,已是目瞪口呆,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画面,嘴角微微哆嗦起来,这太可怕了。

    便连弓手们,此刻竟不敢上城墙。

    即便是一头猪,现在也已明白,这城门关不上,一切的抵抗,已没有了意义。

    一切都过于仓促,根本就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

    开路的一个小队,已过了吊桥,直接将半掩的城门张开,这长安城,便已彻底的暴露在了勇士营的面前。

    甚至有一支小队,直接登上了城墙,他们手持着短铳,一个个全神戒备,城楼上的守军,一个个则是目瞪口呆。

    他们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好端端的,仿佛一切就这么变了天。

    上了城墙的勇士营士兵虽少,可越是少,越是让人心惊胆跳,这可意味着,人家压根就没将你放在眼里,以至于才这般的有恃无恐。

    自然也有人不肯服气的,手持着刀,气势汹汹想要冲上去。

    可还未靠近。

    短铳响了。

    啪……

    那人身子打了个激灵,鲜血泊泊,整个人倒在地面上。

    这短铳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可以连发,而显然,先遣的小队打定了主意要震慑敌人,于是七八人一起开火。

    啪啪啪啪啪……

    无数的弹子射入他的身体,此人已是千疮百孔,面目全非。

    一下子,城墙上这些稀稀疏疏的守军吓着了,个个战战兢兢,不敢在上前,似乎都只有一个念头,这些人太可怕了。

    那守备只恨不得自己没有及早撤走,面如土色的道:“愿……愿降。”

    他甚至不敢去看地上的那句还冒着青烟的尸首,只低垂着头,哀告道:“愿降!”

    而城门洞里,勇士营开始入城。

    各队的队官传达了命令:“入城之后,秋毫无犯……陛下有旨,入城之后,秋毫无犯,凡有作奸犯科者,杀!有奸yin掳掠者,杀!”

    其实这些虽是三令五申,可对勇士营而言,早已是习以为常。

    他们俱都是‘良家子’组成的军队,本身的待遇和薪俸便丰厚,何况未来有大好的前程,屠城劫掠,于他们而言,实是过于遥远,只有土匪兵才会做这些抢劫的事情,而他们可以说是不屑做这些事情。

    勇士营开始列队,鱼贯入城。

    在城门洞里,朱雀门守备和数百降卒,一个个匍匐在地,面色惨然,竟是瑟瑟发抖,生怕被勇士营的人给屠杀了。

    陈凯之按剑走到了这守备面前,俯瞰着他,守备胆战心惊的道:“卑下……万死,万死……”

    陈凯之伫立良久,才徐徐道:“你带兵引路。”

    守备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什么,忙是打起精神,既是对方给了自己带路的机会,这对他现在的处境而言,无疑是一个天赐良机,他忙是微颤颤的起身,点头哈腰,堆笑道:“是,是,卑下明白,卑下明白。”

    于是他呼喝着,数百个降卒打头,领着勇士营,朝着长安城深处的街坊而去。  
千亿国际娱乐手机官网qy8千亿国际娱乐老虎机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亚虎国际在线娱乐
钱柜娱乐777官网登录钱柜娱乐官网龙8娱乐城龙8娱乐城
钱柜娱乐777官网登录qy8千亿国际娱乐老虎机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亚虎国际pt老虎机
千亿国际娱乐手机官网千亿国际娱乐老虎机千亿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在线娱乐
钱柜娱乐777官网登录钱柜娱乐官网龙8娱乐城龙8娱乐城